秦若白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上次饶过赵奇斌三次已经给足了钟妃面子了,而且赵奇斌今天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这是秦若白没法忍受的地方。

钟妃看出了秦若白的杀心,顿时吓了一跳,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很渺小,渺小到无法去阻止一个人的杀意。

黑针就横在眼前,秦若白面无表情的说道:“钟妃,你给我让开,除非你也想以我为敌。”

秦若白的话斩钉截铁,一字一句钉在钟妃心上,可是面对秦若白的威胁,钟妃竟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有些提不起来,她觉得秦若白远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身怀绝技,来路不明,能量只怕也是巨大,得到消息的速度比自己这个安插暗哨的人还快,无形之中给自己立下这么一个敌人真的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考虑了一阵之后,钟妃最终还是让出了路,她没有办法让秦若白放过赵奇斌,同样也没有办法让秦若白放过自己,所以她选择让路,因为在这里根本没有人能阻挡秦若白,她丝毫不怀疑秦若白会对自己怜香惜玉,刚刚眼中射出的杀机就可以证明。

就在这时,赵奇斌一声咆哮地冲了出来,犹如雄鹰展翅般跳起,张着双爪,对着林子闲的脑门当头插下,正宗的鹰爪功。

秦若白出手更快,一把扣赵奇斌已经负伤的手臂,反手一拧,然后抬脚对着他胸口一脚踢去。

胸骨‘咔嚓’断裂的声音传来,‘噗’一口鲜血从赵奇斌嘴中喷出,整个人都被踢飞了,轰然撞在了车间的墙壁上落下,一脸苦楚的挣扎。

秦若白没有准备再留手,手中黑针舞动,对着跟前的赵奇斌咽喉信手刺杀去,准备直接将其给击杀。

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条人影扑了过来,挡在秦若白的勉强,对着赵奇斌大吼道:“走,快走。”

“走?走得了吗?”秦若白对着扑过来的释玄一阵冷笑。

赵奇斌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受伤的手被秦若白拧成了麻花状,胸骨也被踢断了,五脏六腑像移了位一般,只怕已经收了不少的内伤。

看着赵奇斌的惨状,释玄厉声道:“我们的功夫和他相差太远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报仇的机会,走。”

赵奇斌立刻头也不回的转身,撞破车间的窗户,就要翻出去。

秦若白岂会让他如愿,手中黑针飞速弹出,直射赵奇斌脑袋。

鲜血滴落,但是却没有伤害到赵奇斌,而是插在释玄的胸口,在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释玄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秦若白这一针。

释玄看着胸口的黑针,知道这一针已经彻底伤了自己的心脉,不由得惨烈的一笑,说道:“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有幸看到伏羲九针,更没想到我会死在伏羲九针之下。”

秦若白看着挡针的释玄,又看了看赵奇斌逃离的窗口,终是没有再追上去。

“那小女孩没事,就在那办公室里,还有,谢谢。”释玄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地软了下来,身体直直地倒在地上,眼瞳已经呈现灰色,失去了生机。

秦若白蹲在释玄身前,拔出了伏羲九针,一直用力紧闭的嘴唇终于开口出声道:“江湖恩怨,生死来去,一路走好”

说时慢,实际上事情从头到尾也就那么一会儿功夫,让人耳目不暇。

秦若白飞速上楼楼梯,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只见王小妍被背着手五花大绑扔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ol的职业装,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淦,谁绑的绳子?

秦若白都怀疑绑绳子的这个家伙是不是有某些方面的特殊嗜好,这绑的也太专业了吧。

王小妍看着闯进来的秦若白顿时泪眼婆娑,委屈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大滴大滴的滴落。

秦若白看着王小妍的衣服都是完整的,顿时松了口气,看来那和尚说得不假,王小妍确实没什么事。

秦若白小心翼翼的撕下王小妍嘴上的胶布,尽量不让王小妍感觉到疼痛,又用黑针挑断了捆绑王小妍的绳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随风已入夜

抢救北宋

阔爱的咸鸭蛋

神级战神

妈妈说谈恋爱对心脏不好

乡村之万界建筑商

无风三尺

孟颐洛抒

旧月安好

盟主他又在撒狗粮

顾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