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致的这一千万掷得豪爽,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毕竟沈家大少刚回国就在一个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一个女士吊坠,如此高调的行径,加上今天上午的绯闻刚爆出,不少猜测纷纷而至。

很多媒体带入了沈大少一掷千金只为博祁尘一笑的标题,通稿立马通过互联网就传了出去。

拍卖还未结束,沈致一行人便起了身,谢钱浅也只好跟着离开,庄丝茜直说她“无情”抛下她。

然而刚走到过道,一个清脆的声音便传来了过来:“沈少。”

一行人停下脚步,谢钱浅跟在最后,关品妍穿着浅色的长款礼服,知性冷艳,一副女强人的模样,几步走到沈致面前挂着笑意朝他伸出手:“好久不见啊,上次就听关铭说你回来了。”

沈致没有动,他身边的人在周身站成扇形看着这位关家大小姐,两秒过后,沈致的手依然抄在兜里,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关品妍面上有些挂不住,不过她掩饰得很好,依然盈盈地笑着:“祁尘的事情我今早听说了,不好意思,给你带来麻烦了。”

关品妍是关家长女,掌控星谊传媒53%的股份,十年前便踏足影视业,创办星谊再到海外上市,造就过很多娱乐产业神话,也打造过诸多一二线明星,在娱乐圈基本上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巧的是,祁尘便是星谊签的人。

但很显然,沈致并不买她的帐,这份道歉里几分真,几分假他掂量得很清楚,真有诚意今早那张照片就不会报出来。

祁尘见沈致无动于衷,话锋一转玩笑道:“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是关品妍,关铭的姐姐。”

她的手仍然举在半空中,精致的妆容显出极具女人味的妩媚,就这样和沈致僵持着。

半晌,沈致的右手缓缓从裤子口袋中拿了出来,和她简单握了下:“你好。”算是卖了关铭一个面子。

关品妍立马笑了起来:“我今天没开车过来,能顺道坐你车回市中心吗?”

沈致已经收回手,不轻不重地回绝道:“不好意思,坐不下。”

说完他便没再理她,转身离去,刚走出会场,他便向顾淼伸手,顾淼心领神会地掏出湿巾递给沈致,他眉宇紧皱一遍又一遍擦拭着刚才和关品妍交握的那只手,眼里写满了厌恶。

其余人朝停车场那走去,沈致一边擦拭着手一边交代了顾淼几句。

顾淼要留下来等拍卖会结束办理那块玉坠的手续,会展内拍品的安全由主办方负责,但出了会场就自行承担了,所以顾磊需要一同留下来。

他们两走后,沈致侧了下身子,正好看见站在他身后几步之外的谢钱浅。

她的目光盯着沈致手上的动作,想起早上顾淼反复提醒她千万不要碰到沈致,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寻常。

沈致低斜着视线:“过来。”

谢钱浅几步走到他的面前,他高挺的鼻梁上那副无框眼镜阻隔了一些人烟的气息,让他的目光变得有些难以触及。

两人的身高差距有些大,沈致干脆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平视着谢钱浅小巧的脸蛋,静静地打量了她一瞬,顺手将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缓缓开了口:“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上午人多,沈致尚且没有机会和她说话,虽说梁爷有意让这小丫头跟他,但是如果她不愿意,沈致不会勉强她。

然而让他没想到,谢钱浅开口的第一句话说的是:“那天晚上我真拉着你喊妈了?”

“……”话题直接聊死。

沈致垂眸片刻,再次看向她问道:“你师父怎么跟你说的?”

“说让我保护你的安全,你会给我们武馆换个地方。”

沈致眼尾低垂,姿态清冷矜贵:“还有呢?”

“还有服从安排,不许任性妄为。”

沈致笑得很淡,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他是不是在笑。

“所以你没有任何异议?”

“有,你…管饭吗?”

“……”这下沈致的脸上是确切露出了几许笑意。

无框眼镜后的双眸幽深,懒倦,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夏日的天气总是这么阴雨不定,偏偏厚厚的云层中龟裂出一道细缝,光束透过厚重的云层不偏不倚地落在沈致雅致的侧脸,仿佛洒上了淡淡的金沙。

老郑将车子开了过来,沈致立起身子丢下两个字:“管饱。”便往外走去。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西斜,沈致单手抄兜走在前面,谢钱浅跟在他身后,刚出会场忽然下意识回过头往二楼看去,就在这时,窗户边一道黑影一掠而过。

她停顿了下脚步,随后快速跟上沈致离他近了些,就在沈致快要上车时,她的眸光突然就瞥见库里南后挡玻璃上折射出一道亮光,由小变大,就在那0.1秒的功夫,谢钱浅回过身便跳了起来。

沈致听见身后的动静,身型微顿,回过头问了句:“怎么了?”

谢钱浅立在原地盯着二楼窗户的方向,那地方早已空无一人,她回过身平静地看向沈致:“没什么。”

沈致的目光迟缓了片刻,在她脸上扫了一圈,眸色微沉,当即上了车。

谢钱浅刚拉开副驾驶的座位,老郑就问道:“大少爷,回绿城国际吗?”

沈致却说:“回一间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幺女成凰

念念不羞

我!败家子!打钱

墨染的青春

陈六何沈轻舞都市狂枭

陈六合

破天而去

沫恒

摊牌了我是大佬

黑暗月光

神针侠医陈飞宇

执笔问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