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去平江参加订婚宴的那日,已是三月天,京城刚停止供暖,温度却不高,春风吹来,还便是凉意。

江承嗣本就是个精神小伙,加上最近一猛子扎进爱情的小河里,穿得潇潇洒洒,戴着墨镜,拎着个小登机箱,不羁又利落。

结果到了老宅,就被分配了任务。

老太太把一堆东西放到他面前,“这是慕棠的尿不湿,你一定要背好了。”

“这里的奶瓶,你提的时候,要注意点,还有他喜欢的玩具。”

“对了,这边还有给你唐爷爷他们带的礼物,你也拎上,小心轻放,菀菀要照顾孩子,小五要照顾她,行李就都交给你了。”

江承嗣一脸懵,他只是去参加个订婚宴而已。

江锦上这丫的,明明有江就、江措使唤,不带上这两个人帮忙,使唤他干嘛?

老太太瞧他发呆,还拿着拐杖,戳了戳他的腿,“愣着干嘛,赶紧行动起来啊。”

……

江承嗣穿得潇洒炫酷,结果却沦为苦力。

江小歪是第一次坐飞机,唐菀还特意咨询了周仲清,几月大的宝宝坐飞机要注意点什么,她心底还担心,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不舒服,结果江小歪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挺兴奋的。

“咯咯——”他小脸贴在舷窗上,不肯睡觉。

这可愁死唐菀了,她昨晚为了照顾他,就没怎么休息,此时已经有些犯困了。

“困了?孩子我来抱吧,你休息一下。”江锦上从她手中接过孩子。

“你不累吗?”为了能在平江多待两天,江锦上把近期工作都提前完成了,他本就是刚接触做生意,不若江宴廷那般老成干练,昨晚也是凌晨三点才回房。

“有点累,不过还行。”

“那还是我来哄孩子吧。”

“要不四哥带着他吧。”

江承嗣原本坐在两人的后排,鸭舌帽卡着半边脸,戴着墨镜,戴着耳机,就是个酷guy。

猝不及防的……

孩子就被丢了过来。

“干……干嘛?”江承嗣傻眼了。

“帮忙照顾他,我和菀菀休息一下。”江锦上说得理所当然。

“不是,我……怎么……”江承嗣看着怀中的孩子,一脸懵逼。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

背尿不湿,拿奶瓶也就罢了,怎么还把孩子丢给他了,真把他当保姆啊。

“他喜欢看窗外,你就让他能看到窗外就行,他会很乖的。”江锦上直言。

江承嗣平时也会抱江小歪,或者哄哄他,那都是身边有其他人的情况下,独自照顾他,他还没经历过。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冲着窗外,挥舞着小手,还咿咿呀呀不知念叨着什么,似乎还希望江承嗣跟他配合。

“嘘——小点声。”小孩子控制不住音量,江承嗣担心他吵到其他人。

江小歪则眼睛亮晶晶得,似乎是想要他跟自己互动。

“好了,我看到了,特别好看……”

江承嗣听不懂他说得哪门子话,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配合他。

说真的……

他觉得自己特像个傻子。

……

好不容易熬到下飞机,他还要继续当苦力,帮他们提行李,他完全不懂,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

他原本还想着,等到了唐家,苦日子就熬出头了,唐家怎么说都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吧,结果唐老爷子与他打了个招呼后,全副身心就放在了江小歪身上,压根没空搭理他。

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让他自便。

江承嗣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个工具人。

唐老抱着江小歪,就出去串门了,恨不能让所有街坊老友都看看,自己的小曾外孙长得多可爱。

唐菀则亲自下厨,给爷爷父亲做顿饭,江锦上帮忙打下手,江承嗣则站在廊下,与司清筱视频。

“平江那边天气看着很好。”

“温度很舒服,让你跟我一起来,你又不肯。”江承嗣不是没邀请她。

“很快我妈要过生日了,想帮她做件衣服,实在走不开。”

江承嗣有些无奈,觉得自己太苦了,刚想和她卖惨求安慰,也没在意,就用手指开始撩拨关在笼子里的画眉。

画眉似乎早就不认识他了,对他本就有很大的敌意。

结果……

这厮居然还在挑衅撩拨它?

这怎么能忍!

它铆足了劲儿,飞扑过去,冲着他的手指就啄了口。

司清筱只听到那边传来倒吸凉气的闷哼声,视频就被挂断了。

几分钟后,江承嗣给她发了一张照片。

手背被画眉啄得肿了一片,惹得她忍俊不禁。

江承嗣本来就很郁闷了,结果江锦上去帮他取化瘀消肿的药膏时,还非得说一句:

“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要把手往鸟嘴儿面前伸,你都三十了,你怎么还能被鸟给啄了。”

江承嗣咬牙没作声,他现在只想宰了画眉炖汤。

他被这笨鸟给啄了一口,听着它喳喳啁啁叫唤已经很烦,结果唐老抱着江小歪回来了。

小歪脖子树这一趟可不是白出去的,拿了不少好吃好玩的回来,原本注意力在新玩具上,结果被画眉给吸引了。

紧接着,就出现将江承嗣脑袋都炸掉的一幕。

画眉扯着脖子:“咕咕——”

江小歪则歪着脑袋:“啊啊——”

画眉挥舞翅膀:“呜呜呜——”

江小歪则舞着胳膊:“呀呀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

萌宝来了,傲娇甜妻逃不掉

红尾狐

大唐杨国舅

天子

穿书后女配成了团宠

饺子很乖

抗战之战神李云龙

寂寞丛林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存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