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mxs.tw

“本公限,知,寻死路!”

魏府老管,赵政,淡淡话语,却让识广老管哆嗦。

干笑两声话,群!

老管,纷纷——

“公政,秦王江湖恩怨江湖九州规矩,诸王公!”

“今势压规矩,怕秦王降罪?”

果公具尸体带回参与拍卖,政身点钱儿。”

尹翼乃江湖按照江湖规矩,既魏府刺,被魏府供奉击杀,魏府拍卖具尸体十分合理!”

“公政若……”

……

间,

十几哄,退江湖士,再度燃贪婪火焰。

魏府老管笑吟吟赵政,及额头青筋直跳姬空,眼充满色,

何,破局!

赵政却忙,目光叫嚷,等声音逐渐消失

才背负双缓缓步,漠视:“朝阳门镇守何!”

紧接

气十足声音,忽群外响:“末将!”

“将刚刚全部拿,本公理由怀疑,奸细!”

“诺!”

声音响,本熙熙攘攘朝阳门外,瞬间被十数队秦军冲七零八落,

江湖武者,术士,纵被撞丝毫脾气。

秦军凶残,九州皆知!

“卧槽,公思?乱扣帽服!”

奸细,土长!”

“公政坏规矩干嘛?难句猜测话,王法吗?法律吗???”

……

伴随叫嚷,刚刚全被

幕,

魏府老管血压顿飙升四百,理智直接被怒火冲稀碎,甚至刻,怒火使忘记身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相关阅读More+

我在亮剑搞援助

骑鲸蹈海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

一蓑烟鱼2号

尼姑庵的男保安

记得爱情来过

大英公务员

青山铁杉

诡三国

马月猴年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头顶一只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