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mxs.tw

鲁达尔、虎木等距离土墙距离差许远,沙场喊杀声却够听清清楚楚。

喊杀声,虽法亲眼见,够判断双方厮杀惨烈程度。

间,正远远木台麾万户马冲进土墙鲁达尔、虎木等旗高高竖

“族长快似乎木台旗号,将旗号给打拼命吗?”

将领旗号乃再平常旗却方,很明显木台打旗号鼓舞麾士气。

鲁达尔场,木台旗号,其实李桓踪影。

鲁达尔正,远远旗帜:“且先吧。”

目光落旗帜旗帜正极快宿敌向,尤其另外杆属明军正迎风招展,两杆距离飞快靠近。

“真位明军威武将军竟几分勇气,竟敢亲临线,甚至敢应战木台万户。”

名鲁达尔将领眼流露几分惊讶神色。

鲁达尔微微颔首:“啊,,咱几次寇关南明军将领固守城池应战,官职高,越怕死,越敢拼命,位威武将军倒料。”

明军交次数太鞑靼高层清楚况。

提,边军众文武官员坐镇九边官员入寇候,往往,甚至高官权贵率领军迎战

反倒守卫边镇底层兵卒畏死,每次冲破边镇关口候,守卫关卡明军士卒拼死抵抗。

像先苏德尔部攻破武宁堡,愣千条命,才将处关口给拿

镇守武宁堡明军名游击将军已,明军将领罢

名文士模胡须向鲁达尔:“万户却知,明讲究君危墙,身统帅,肩负三军安危,坐镇军,调度四方才身犯险,冲杀啊。”

文士向鲁达尔:“属木台万户此番身犯险,冲杀,若切顺利便罢,若木台万户外,军士气影响。”

文士话口音及其言举止身,因缘故投奔鞑靼

文士将话完,虎木哈哈:“什危墙啊,话,根本胆鼠辈,借口罢。”

文士闻言丝毫:“虎木将军此言差矣!”

虎木文士争执,鲁达尔摆:“木台与位威武将军谁更胜筹吧。”

何判断,很简单,双方旗帜清清楚楚。

刻,远远望黑影落高高旗杆隐隐约约像影。

虎木眨眨眼睛:“族长,……,怎啊。”

鲁达尔乃鞑靼神射单单臂力惊,目力远超常

虎木够隐约身影落旗杆鲁达尔清楚具尸体被插旗杆高高挑

木台!”

几乎带惊骇色,鲁达尔震惊话语

虎木等清楚鲁达尔惊呼声,,随即脸神色。

虎木更鲁达尔:“族长,?木台万户被旗杆……被明军给杀吗??”

,明军精锐骑兵远处,儿正被咱给盯死死明军步卒,……”

鲁达尔色凝重:“难?除木台外,谁穿华丽裘袍。”

文士声轻叹,轻声嘀咕:“木台万户太,正谓君危墙……”

声响,耳光响亮,文士脸呆滞向狠狠巴掌虎木,眼惊愕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头顶一只喵喵

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杂草

旱地惊雷

军火大亨

不知之何处

大唐从挽救长孙皇后开始

见月明

亮剑之浴血抗战

我是三水啊

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白记

陆灵均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8 10:4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