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mxs.tw

甄宓突母亲张氏,昨外回像吃毒药般,见二哥、二嫂再腻歪候,脸色直接漆黑锅底...

顿训斥...

偷摸抱枕头找母亲睡觉候,,母亲晚训斥,毕竟今施粥任务姐跑回

枕头,翼翼候,母亲正脱亵衣,站立铜镜远处,...

母亲见遮挡,继续...

甄宓母亲印,敢相信揉眼睛,颤声

“母亲,?”

张氏随

少打听。”

,张氏走甄宓,将其抱,吹灭烛火,搂甄宓始安歇

张氏,由被抓麻木名叫【神经功短暂性丧失。】

导致刚才察觉,甄宓胸口,比

眼睛甄宓回刚才印,声感叹

“真啊!”

声。

张氏甄宓,沉声

“赶紧睡觉...”

....

准备什欢迎仪式,很热闹,甄宓给忘...

刚才刘备抱候,刘备啊...

偷偷...

...

甄宓叫刘备,抿嘴,赌气刘备耳朵,群族老,眼皮...

候,张氏,站,接甄宓,刘备歉

妾身管教。”

完,揪揪甄宓,将其递给将众驱散,带刘备进入厅。

给刘备奉杯茶,顺将厅堂给驱散,独留二

“玄德公。”

张氏抿口茶,叫声刘备,抬头刘备,,刘备居,顺刘备眼神低头

张氏眼皮跳

,张氏刘备满脸伤口,及略微红肿脸,算缓解怒气,语气

“刘玄德,,摸,便宜占尽该算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长安春

盐放少许

亮剑之浴血抗战

我是三水啊

烽火逃兵

小知闲闲

大周梦华录

颍川花少

神奇宝贝之叶幽

僧道不信邪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7 21: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