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芽还是太低估自己赚钱的执著了,最后写了欠条,签了名,按了手印。

尼克说:“陆,不要有心里负担,这些钱对我来说是小意思,我家里经常汇钱过来……”

朱妹马上又八卦起来:“尼克先生,你家里很有钱?是做什么生意的?”

尼克刚要说,被陆小芽给阻止了。

她知道尼克家里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否则照他‘奢侈’的吃穿用度,恐怕早就入不敷出了。大学教授不过是兴趣爱好,说不定在国外有金矿继承呢。

两人拿了钱离开之后,当晚陆小芽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因为只有她最清楚这笔钱是稳赚不赔的。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喜欢搞房地产,几十年来最赚钱的行业,比起她的蛋糕店来,不过是人家的九牛一毛。她若是有野心一点,自己开个建筑公司或者贷款到十几个二三线城市使劲买商品房,过一两年再抛售出去……打住,不能再想了,这个念头仅仅是在脑海中闪过一瞬间,迅速地被她否决了。赚钱的法子有很多,她现在不缺钱,没必要太急功近利了,还是踏踏实实地干点自己喜欢的,热爱的事业吧,各行各业都会发光的。

翌日,陆小芽取了钱就跟阳光小区负责人签合同去。

负责人当时有点意外,主要昨天看着陆小芽挺年轻的,打扮得低调,所以抱着观望的心态一分价都不让,不确定对方能一口气拿出那么多钱来。

果然人不可貌相,人家准时出现。

陆小芽的12套房子里,其中有一套写在了朱妹的名下。

朱妹刚开始死活不同意,她每天辛苦工作,寄回家的钱其实很少,一共才一百多。因为欠着陆小芽的医药费,所以她从来不提额外的要求。

陆小芽笑着说:“房子是给你的分红,到过年为止,我要当周扒皮,使劲剥削你,一分钱都不给了。”

“小芽……”朱妹哪里想得到小芽对她竟那么好,眼眶红红的,十分感动,“谢谢你。”

先付了定金欠了合同之后,陆小芽和朱妹下午回各自村里拉户籍证明等相关证件。

正式交付才会给剩下的钱。

陆小芽叮嘱朱妹:“买房子的事儿,就是你亲妈都不能说。回头跟虎子阿土,也只能讲我们去租房,所以回来拿资料和证明的。”

朱妹虽觉得奇怪,但小芽做事自有她的道理,点头如捣蒜的应道,“行,我保证管住嘴。”

本来想炫耀的她,只能作罢。等以后,可以接她妈去省城里住。

朱妹的口风还算紧,明白轻重缓急与利弊,陆小芽不是不信任虎子阿土,是觉着没必要透露太多,节外生枝。

两个人分开行动,陆小芽事儿快办好,正准备村委办公室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杨娟一口泼辣的骂声。

“陆小芽,有种给我滚出来!”

这么快来了?村里打小报告的速度挺快。陆小琴入狱判刑,陆小芽猜到杨娟一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祸躲不过。

她径直出去,杨娟目眦欲裂的冲着她骂,手里的竹丝扫把挥舞着:“你个恶毒的臭表子,为什么要害小琴!我今天要打你一顿,给小琴出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盛世妆娘:妆者攻略

荔箫

大佬的偷心贼又甜又暖

蓝小暖

我吞噬了亿万强者

暗点

全能大佬的小马甲翻车了

小施主请自重

星际之终极战舰

残念和尚

网游之众生平等

爱吃小孩的大芒果